论文→[ 历史论文 ]

明代万寿圣节与君臣关係

阅读量:02021-10-11作者:余承叡来源:历史学类
首页 - 历史论文 - 本页网址:https://www.woailunwen.com/lishi/72792/

研究生: 余承叡
研究生(外文): Cheng-RueiYu
论文名称: 明代万寿圣节与君臣关係
论文名称(外文): A Study of Ruler-Minister Relationships: Focus on The Emperor’s Birthday in Ming Dynasty
指导教授: 陈玉女陈玉女引用关係
指导教授(外文): Yuh-Neu Chen
学位类别: 硕士
校院名称: 国立成功大学
系所名称: 历史学系
学门: 文学
学类: 历史学类
论文种类: 学术论文
论文出版年: 2020
毕业学年度: 108
语文别: 中文
论文页数: 122
中文关键词: 三大节、大宴、君臣关係、皇权、朝贺、万寿圣节、礼仪
外文关键词: three major festival、banquet、ruler-minister relationships、imperial power、Chao-he、the emperor’s birthday、ceremony


万寿圣节係皇帝生日,自唐代初有此节,圣节之核心目的便在巩固皇权。至明代,万寿圣节更与正旦、冬至并列三大节,同为明代最重要的节日。明初,明太祖将继承自元代的圣节礼仪严密化,在京城有浩大的百官朝贺、大宴,地方亦有进表仪和庆祝仪,皆意在彰显皇权威仪,维护君尊臣卑。但明中叶后圣节的礼仪反而成为约束皇帝的规矩,礼仪秩序亦受社会变迁影响渐形崩坏。皇帝怠忽圣节,官员极力呼吁尊崇礼仪之馀也略显对礼仪的漫不经心,样貌丰富的地方社会亦难以遵从由中央统一规范而出的礼仪,演变出各行其异的正统化圣节礼仪。本文藉《明实录》和时人探讨圣节的文献资料还原明代圣节,并讨论君、臣如何面对圣节礼仪秩序的混乱,主导或合作建立起新的礼仪秩序,行为背后又蕴含著何种思维。
由于礼仪和现实必然存有能动性,长年失序下治、乱的边界更显模糊,旧有秩序的废弛意味君臣双方可将圣节化为己用,应用于争取彼此现实所需。于是,各时期的圣节皆展现符合彼时需求的独有特色,看似乱中有序,实为君臣心照不宣的合作结果。然而,圣节的修正往往由皇帝发起,官员多扮演著支持,甚至协助的角色。究其缘由,一方面是官员无能力主导再造。另一方面,皇帝再造圣节之目的在藉圣节巩固君尊臣卑,反对意味与皇权为敌。最后,协助皇帝能获得好处,反之则受皇帝质疑而有权位不保的风险。自圣节中观察到的明代君臣关係,皇帝虽不至于乾纲独断,却得以利用圣节维持君尊臣卑。


Wan-Shou Sheng-Jie (万寿圣节) is the festival to celebrate emperor’s birthday it first celebrated in Tang Dynasty, the purpose of the festival was to consolidate the imperial power. In Ming Dynasty, Emperor’s Birthday was the most important festival, tied with Zhengdan, Winter Solstice.
Under Emperor's Hongwu rule the Sheng-Jie festival etiquette inherited from the Yuan Dynasty becomes rigorous and celebrated nationwide. However, the ceremony gradually collapsed due to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changes in the middle of the Ming Dynasty, the festival seems neglected by the emperor and administrator. Because the etiquette was not as rigorous as early Ming Dynasty, hence the ceremony patterns of local society have various develop. In this research will use 《明实录》 and transcripts discussing how administrative system dealt with the ceremony disorder in local society and the meaning(thinking) behind their behavior.
As etiquette and reality must be active, the borders of long-term disorder and chaos are more blurred. The abolition of the old order means that both the monarch and the minister can use the Sheng-Jie festivals for their own purposes and apply them to each other's needs. As a result, the emperor’s birthday in Ming dynasty of each period showed unique characteristics that were in line with the needs of the time, and they seemed to be orderly in chaos, but they were actually the result of tacit cooperation between monarchs and ministers. However, the revision of the Sheng-Jie festival is often initiated by the emperor, and officials mostly play a supporting or even assisting role. The reason is that on the one hand, the emperor had an absolute advantage in 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he Ming dynasty, officials can't lead the government on their own without emperor. On the other hand, the purpose to reconstruct the festival was the emperor using it to consolidate the monarchy, against the festival means to be an enemy of imperial. Finally, assisting the emperor can gain benefits, and vice versa, there is a risk of being questioned by the emperor even losing his position in the administrative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Ming Dynasty monarch and minister relationship observed in the Sheng-Jie festival, although the emperor is not arbitrarily determined, he has an absolute advantage and does his best to use the Sheng-Jie festival to maintain the inferiority of the monarch and his ministers.


第一章 绪论 1
第一节 研究动机 1
第二节 文献回顾 4
第三节 研究方法 11
第四节 章节安排 12
第二章 国之纪纲──圣节礼仪秩序建构 14
第一节 帝王生日──圣节的基本流程 14
第二节 山呼万岁──圣节百官朝贺 16
第三节 开爵注酒──圣节大宴 28
第四节 拜表称贺──地方圣节庆贺 40
第三章 乱中有序──圣节礼仪的常与非常 50
第一节 介于常与非常之间──圣节朝贺的失序 50
第二节 罢宴成例──圣节大宴的废弛 63
第三节 心照不宣──以嘉靖朝、万曆朝圣节朝贺为例 70
第四章 圣明之君──圣节中皇权的多元形塑 84
第一节 孝治天下──塑造皇帝的孝子形象 84
第二节 暗助王纲──依佛、道二教塑造皇权 91
第三节 天高皇帝远──无所不在的皇帝 105
第五章 结论 110
徵引书目 114


徵引书目
一、史料
(晋)葛洪著,何淑贞校注,《抱朴子.外篇》,台北:国立编译馆,2002。
(北齐)颜之推著,李振兴等译,《颜氏家训新译》,台北:三民书局,1983。
(唐)释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台北县: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1971。
(宋)王钦若等,《册府元龟》,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902,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4。
(宋)王溥,《全本唐会要》,收入文怀沙主编,《四部文明 隋唐文明》,册9,陝西:陝西人民出版社,2007。
(明)不著撰人,《太常续考》,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599,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太祖敕撰,《大明律例》,收录于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资料库(http://hanchi.ihp.sinica.edu.tw/),最后检索日期:2020.6.12。
(明)王圻,《明万曆续文献通考》,台北县:文海出版社,1979。
(明)王琼,〈双溪杂记〉,收录于《续修四库全书》,册1188,(明)万表辑,《灼艾别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据北京图书馆藏万邦孚刻本影印。
(明)朱元璋撰,《明太祖御制文集》,收录于吴湘湘主编,《中国史学丛书》,册22,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65。
(明)朱陆㮮,《革除逸史》,收录于四川大学图书馆编,《中国野史集成》,册23,成都:巴蜀书社,1993。
(明)何世学纂修,《(万曆)丹徒县志》,收录于《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篇》,册23,上海:上海书店,1990,据明万曆刻本影印。
(明)佚名编,《大明九卿事例案例》,收录于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资料库(http://hanchi.ihp.sinica.edu.tw/),最后检索日期:2020.6.12。
(明)宋祖乙修,申佳胤等纂,《(崇祯)永年县志》,收录于马小林等主编,《国家图书馆藏明代孤本方志选》,册11,北京:中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2000,据崇祯十四年刻本影印。
(明)李中溪撰,《(万曆)云南通志》,收录于林超民等主编,《西南稀见方志文献》,册21,兰州市:兰州大学出版社,2003,据民国二十三年龙氏灵源别墅重印本影印。
(明)李东阳、申时行等,《大明会典》,台北:国风出版社,1963。
(明)李乐,《见闻杂记》,台北:伟文图书出版有限公司,1977。
(明)李贤,《天顺日录》,收录于邓士龙辑,许大龄,王天有主点校,《国朝典故》,卷48,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
(明)李濂,《嵩渚文集》,收录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册71,台南: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7。
(明)沉德符,《万曆野获编》,北京:中华书局,1997)。
(明)明太祖敕撰,《诸司职掌》,台北:国立中央图书馆,1981。
(明)林尧俞等纂,《礼部志稿》,收录于《钦定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林策修,张烛纂,《(嘉靖)萧山县志》,收录于《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篇》,册29,上海:上海书店,1990,据明万曆刻本影印。
(明)姚崇仪辑,《(万曆)常熟县私志》,收录于雕龙中日古籍全文资料库(http://hunteq.com/ancientc/[email protected]@0.6648010265023374),最后检索日期:2020.6.12。
(明)皇甫汸,《皇甫司勳集》,收录于王云五主编,《四库全书珍本》,册1293,台北:商务印书馆,1971。
(明)胡应麟,《少室山房集》,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1290,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卷67,〈送参知洪公入贺圣节十六韵〉,页501。
(明)范镐纂修,《(嘉靖)宁国县志》,收录于雕龙中日古籍全文资料库(http://hunteq.com/ancientc/[email protected]@0.6648010265023374),最后检索日期:2020.6.19。
(明)夏良圣,《东洲初稿》,收录于王云五主编,《四库全书珍本》,册1288,台北:商务印书馆,1971。
(明)夏言,《夏桂洲文集》,收录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册75,台南: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7,据北京大学藏吴一璘刻本影印。
(明)徐一夔,《明集礼》,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649,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徐三重,《菽园杂记》,收录于王云五主编,《四库全书珍本》,册801,台北:商务印书馆,1971。
(明)徐用检修,《(万曆)兰谿县志》,收录于《中国方志丛书》,册517,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3,据明万曆三十四年刊,清康熙间补刊本影印。
(明)徐阶,《世经堂集》,收录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册79,台南: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7,据北京大学藏明万曆徐氏刻本影印。
(明)徐学聚编,《国朝典彙》,台北:台湾学生出版社,1986。
(明)高仪,《高文端公文集》,收录于陈子龙等选辑,《明经世文编》,卷311,北京:中华书局,1962。
(明)高仪,《高文端公奏议》,收录于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资料库(http://hanchi.ihp.sinica.edu.tw/),最后检索日期:2020.6.12。
(明)张四维,《条麓堂集》,收录于《续修四库全书》,册1351,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据山西大学图书馆张泰徵藏本影印。
(明)张居正,《新刻张太岳先生文集》,收录于《续修四库全书》,册1346,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据唐国答刻本影印。
(明)张梯修,葛臣纂,《(嘉靖)固始县志》,收录于《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册15,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据宁波天一阁藏明嘉靖刻本景印。
(明)张瀚撰,盛冬铃校,《松窗梦语》,北京:中华书局,1997。
(明)郭棐,《(万曆)粤大记》,收录于《域外汉籍珍本文库》,史部第1辑,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据日本内阁文库藏万曆写刻本影印。
(明)陆容,《菽园杂记》,北京:中华书局,1997。
(明)湛若水,《格物通》,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716,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焦竑,《国朝献徵录》,台北:明文书局,1991。
(明)焦竑撰,顾思校,《玉堂丛语》,北京:中华书局,1997。
(明)程敏政,《篁墩集》,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1253,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叶盛撰,魏中平校,《水东日记》,北京:中华书局,1997。
(明)解缙,《解学士文集》,收录于王云五主编,《四库全书珍本》,册1209,台北:商务印书馆,1973。
(明)刘允修、曾汝檀纂,《(嘉靖)漳平县志》,收录于《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篇》,册38,上海:上海书店,1990,据明嘉靖刻本影印。
(明)刘若愚,《酌中志》,台北:伟文图书出版有限公司。
(明)欧阳保纂,《(万曆)雷州府志》,收录于雕龙中日古籍全文资料库(http://hunteq.com/ancientc/[email protected]@0.6648010265023374),最后检索日期:2020.6.12。
(明)邓士龙,《国朝典故》,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
(明)郑眞,《荥阳外史集》,收录于《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册1234,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明)罗钦顺著,阎韬点校,《困知记》,北京:中华书局,1990。
(明)顾起元撰,陈稼禾等校,《客座赘语》,北京:中华书局,1997。
(清)王士禛,《古夫于亭杂录》,北京:中华书局,1997。
(清)史梦兰著,张建国校注,《全史宫词》,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
(清)戒显等,《列祖提纲录》,收录于《大藏新纂卍续藏经》,卷64,台北:白马精舍印经会。
(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台北:三民书局,1969。
(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台北:鼎文书局,1980。
(清)清高宗敕撰,《续文献通考》,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7。
(清)杨士聪,《玉堂荟记》,收录于《明清笔记史料丛刊》,清册169,北京:中国书店,2000。
(清)赵翼,《廿二史札记》,收录于徐德明编,《清代学术笔记丛刊》,册23,北京:学苑出版社,2006。
《清太宗文皇帝实录》,北京:中华书局,1986。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勘,《明实录》,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6。
王梦鸥注译,王云五编,《礼记今注今译》,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0。
李学勤主编,《尚书正义:虞夏商书》,台北:台湾古籍出版有限公司,2001。
屈万里释,《诗经释义》,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出版部,1983。
南炳文、吴彦玲辑校,《辑校万曆起居注》,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10。
杨伯峻编,《论语译注》,台中:蓝灯文化,1987。


二、专书
Brook, Timothy. The Confusions of Pleasure: Commerce and Culture in Ming China. Californ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8.
Geertz, Clifford. Negara: The Theatre State in Nineteenth-Century Bali.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0.
Wilkinson, Endymion. Chinese History: A Encyclopedic Manual.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2015.
卜正民(Brook, Timothy)著,潘玮琳译,《哈佛中国史:挣扎的帝国⸺元与明》,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
孔复礼(Kuhn, Philip Alden)著,陈兼、刘昶译,《叫魂⸺乾隆盛世的妖术大恐慌》,台北:时英出版社,2000。
王天友、高寿仙,《明史:一个多重性格的时代》,台北:三民书局,2008。
古斯塔夫‧勒庞 (Le Bon, Gustave) 著,吴松林译,《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新北:华志文化,2016。
甘怀真,《皇权、礼仪与经典诠释:中国古代政治史研究》,台北:台湾大学出版社,2010。
向斯,《紫禁城帝王生活》,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2015。
牟复礼 (Frederick W. Mote),《剑桥中国明代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何其敏,《中国明代宗教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余和祥,《皇家礼仪:规天矩地贵贱明》,台北:文津出版社,1996。
余英时,《历史与思想》,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14。
坂仓笃秀,《明王朝中央统治机构の研究》,东京:汲古书院,1995。
岸本美绪,《明清交替と江南社会-十七世纪中国の秩序问题》,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99。
南炳文,《佛道秘密宗教与明代社会》,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1。
科大卫,《明清社会和礼仪》,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宫崎市定著,焦堃等译,《宫崎市定中国史》,香港:香港商务印书馆,2018。
高寿仙,《变与乱:明代社会与思想史论》,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陈玉女,《明代的佛教与社会》,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黄仁宇,《万曆十五年》,台北:食货出版社,1985。
黄进兴,《优入圣域:权力、信仰与正当性》,台北:允晨文化出版,1984。
赵中男编,《明代宫廷典制史》,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10。
赵克生,《明代国家礼制与社会生活》,北京:中华书局,2012。
赵克生,《明朝嘉靖时期国家祭礼改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刘静贞,《北宋前期皇帝与他们的权力》,台北:国立编译馆,1996。
潘谷西主编,《中国建筑史》,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
钱穆,《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 六》,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5。
檀上宽,《明朝专制支配の史的构造》,东京:汲古书院,1995。
谢敏聪,《明清北京的城垣与宫阙之研究(1403-1911)》,新北: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11。
韩格理 (Hamilton, G. Gary),《中国的社会与经济》,台北:联经出版公司,1990。


三、期刊论文
尤淑君,〈公与私:明代大礼议的名分意义〉,《明代研究》,第8期(2005),页67-98。
尤淑君,〈从杨廷和到严嵩:嘉靖朝内阁首辅的权力交替〉,《政大史粹》,第10期(2006),页78-81。
甘怀真,〈中国古代君臣间的敬礼及其经典诠释〉,《台大历史学报》,第31期(2003),页45-75。
田澍,〈明代嘉靖至万曆时期政治变革的走向〉,《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6卷第2期(2008),页35-40。
朱溢,〈唐至北宋时期宾礼的礼仪空间〉,《成大历史学报》,第47期(2014),页195-241。
朱鸿,〈明太祖与僧道──兼论太祖的宗教政策〉,《国立师范大学历史学报》,第18期(1990),页63-75。
李佳,〈明万曆朝官员“乞休”现象分析〉,《求是学刊》,第36卷第2期(2009),页133-138。
林丽月,〈世变与秩序:明代社会风尚相关研究评述〉,《明代研究通讯》,第4期(2001),页9-19。
邱仲麟,〈诞日称觞──明清社会的庆寿文化〉,《新史学》,第11卷第3期(2000),页101-156。
邱仲麟,〈点名与签到──明代京官朝参、公座文化的探索〉,《新史学》,第9期第2号(1998),页1-43。
侯旭东,〈秦汉六朝的生日记忆与生日称庆〉,《中华文史论丛》,第104期(2011),页127-164、394。
常建华,〈明洪武时期宫廷的正旦礼仪与节庆〉,《文史》,123辑(2018),页169-203。
许正弘,〈元朝皇帝天寿圣节考〉,《成大历史学报》,第44号(2013),页109-144。
陈楠,〈法渊寺与明代番经厂杂考〉,《中国藏学》,第74期(2006),页138-143。
杨立志,〈明成祖与武当道教〉,《江汉论坛》,1990年第12期(1990),页42-47、52。
阎爱民,〈“大礼议”之争与明代的宗法思想〉,《南开史学》,第1期(1991),页33-55。
高寿仙,〈明代京官之朝参与注籍〉,《故宫博物院院刊》,2008年第5期(2008),页6-22、156。
陈熙远,〈天朝大燕-太和殿筵宴位次图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90本1分(2019),页125-197。


四、专书论文
妹尾达彦,〈唐长安城的礼仪空间──以皇帝礼仪的舞台为中心〉。收录于小岛毅主编,孙歌等译,《中国的思维世界》,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页466-498。
林丽月,〈消费与秩序:明代的禁奢令〉,收录于氏著,《奢俭、本末、出处──明清社会的秩序心态》,台北:新文丰出版有限公司,2014,页13-46。
柯娇燕,〈中国皇权的多维性〉,刘凤云、刘文鹏主编,《清朝的国家认同:“新清史”研究与争鸣》,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页53-70。
范德(Farmer, L. Edward),〈一国之家长统治:朱元璋的理想社会秩序观念〉,朱鸿林编,《明太祖的治国理念及其实践》,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0,页1-19。
陈玉女,〈明万曆朝慈圣九莲菩萨建构之多重意义〉,怡学主编,《明代北京佛教研究》,北京: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2018,页142-178。
陈熙远,〈在民间信仰与国家权力交叠的边缘:以明代南京一座祠祀的禁毁为例证〉,收录于邱彭生等编,《明清法律运作中的权力与文化》,台北:联经出版公司,2009,页87-143。
陈怀宇,〈礼法、礼制和礼仪:唐宋之际圣节成立史论〉,杜文玉主编,《唐史论丛》第13辑,陝西:三秦出版社,2011,页250-279。
森正夫,〈明末の社会関係における秩序の変动について〉,收录于氏著,《森正夫明清史论集 (3)地域社会・研究方法》,东京:汲古书院,2006,页45-75。
渡边信一郎,〈元会的建构──中国古代的朝政与礼仪〉,收录于小岛毅主编,孙歌等译,《中国的思维世界》,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页363-405。
郑土有,〈做寿习俗的历史发展及其文化内涵〉,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编,《中国民间文化:人生礼俗研究》,上海:学林出版社,1992,页73-91。


五、学位论文
石伟华,〈明代节日朝贺制度研究〉,福州:福建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论文,2014。

累计有19527人觉得此论文有用

免责声明

明代万寿圣节与君臣关係
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有修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我们将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联系邮箱 webmaster(#at)woailunwen.com [ (#at)改为@ ]
三大节 大宴 君臣关係 皇权 朝贺 万寿圣节 礼仪

网友回答

还没有人提问明代万寿圣节与君臣关係,现在提问沙发就是你的!
点击加载更多